专家:中国国防费增长合理适度 无“隐性军费”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  作者:佚名   来源:http://www.baidu.com/  评论:0
正文: 专家:中国国防费增长合理适度 无“隐性军费”

为实现强军目标提供有力支撑

——就国防费话题访全国人大代表、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舟

本报记者侯磊

“在综合国力、安全环境和全球战略形势深刻变化的大背景下,我国国防费增长是合理适度、可持续的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舟,3月4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。

当天,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召开新闻发布会,全国人大新闻发言人傅莹透露,2017年我国国防预算增幅在7%左右。2016年我国国防预算为9543.54亿元,预计今年将突破1万亿元。对此,陈舟表示,增加的国防费主要用于武器装备建设、改善训练条件、保障军队改革和官兵福利待遇需要,必将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坚实的安全保障。

战略需求构成增长内在驱动力

“强国必须强军,强军才能卫国。”陈舟表示,我国国防费自1999年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以来,到2016年上升到9543亿元,今年突破1万亿人民币,这是历史的必然,有充足的现实依据。

他认为,当前中国处于由大向强发展关键阶段,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处在新的转折点上,必须从战略形势和安全环境的新变化中,全面把握国防费变化的历史必然。

“在国家由大向强历史进程中,国家安全内涵外延、时空领域和内外因素的变化前所未有。”陈舟分析,世界经济政治不确定性、不稳定性持续上升,大国战略竞争和博弈日趋激烈,地缘战略环境风险和变数增多,西方大国对华防范和遏制更加突出,朝鲜半岛局势充满变数,反对和遏制“台独”斗争复杂严峻,恐怖主义、分裂主义、极端主义活动猖獗,海外机构和人员等海外利益安全风险上升。

“正是国家战略利益,对国防费增长提出了迫切需求。”陈舟说,这几年我国国防费稳健增长,目的就是为实现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提供有力支撑。在他看来,国防费增长也是军事战略需求。陈舟认为,陆海空天网等多维疆域安全面临诸多挑战,中国军队积极参与国际维和、反恐和人道主义救援,参与管控热点敏感问题等,这些构成了国防费增长的内在驱动力。

强国必强军,强军必改革。陈舟表示,推进国防和军队改革也对国防费增长提出了要求。比如,改革将加快武器装备更新换代,这离不开经费保障。

“最关键的是,事关官兵切身利益的军队政策制度改革。”陈舟说,当前军队推进文职人员制度、军衔主导的等级制度、军官职业化制度改革,需要合理确定相关待遇保障,一些干部调整分流、编余安置,大批干部将退出现役,也需要相关配套保障。

“当然,国防费规模的战略需求必须以经济发展为支撑保障。”陈舟说,中国已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2016年经济规模超11万亿美元,为国防费增长提供了现实可能。

规模合理适度,不存在“隐性军费”

陈舟认为,改革开放近40年来,我国坚持国防建设服从和服务于经济建设大局,国防投入保持了合理适度的规模。

据介绍,从1988年到1997年,我国逐步加大国防投入。从1998年到2007年,国防费年均增长15.9%。从2008年到2016年,国防费年均增长率与财政收入增长基本同步。近10年,国家财政收入平均增长率为14.87%,国防费平均增长率为12.43%。“这表明,国防费支出与国民经济是协调发展的。”陈舟说。

今年,我国国防费突破1万亿元人民币。陈舟认为,与世界其他主要大国相比,这还是比较低的。他以2016年情况举例,我国国防费为9543.54亿元(约1436.78亿美元),相当于美国的24.6%。人均国防费仅相当于美国的1/18、英国的1/9、法国的1/7、俄罗斯的1/5;军人人均数额是美国的13.58%、英国的22.98%、法国的22.8%、德国的14.3%。

“从国民人均国防费和军人人均国防费来看,中国在国防费支出前10个国家中处于最低水平。”陈舟说。

对于一些人猜测中国存在所谓的“隐性军费”,陈舟则予以否定。“中国国防费是客观的、透明的。”他说。1978年以来,中国政府每年对外公布国防费预算总额。后来,开始公布相关数据。自1998年始,每两年发表一次国防白皮书,介绍国防费保障范围、增加费用用途、预算审计制度等情况。自2007年起,又向联合国提交上一财政年度军事开支数据。

“一些人有疑虑是正常的。”陈舟说,通过摆事实、讲道理,是可以增信释疑的。但一些人戴着“有色眼镜”,别有用心地曲解我国国防费,甚至拿其诋毁我国和平发展,这样的行为是不可理喻的。

陈舟说,中国从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靠的不是对外军事扩张和殖民掠夺,中国始终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,坚持防御性国防政策,这与动辄就将航空母舰开到别国家门口的个别国家形成了鲜明对比。更何况,中国正在推进“一带一路”建设,绝不可能主动破坏地区和平。

支出结构改变,投向投量更科学

预算实质上是配置资源的一种基本方式,对资源的使用效益具有重要作用。同样的国防费投入,不同的结构和投向,最终形成的国防能力可能完全不同。

根据2010年我国政府发布的国防白皮书,我国国防费主要由人员生活费、训练维持费和装备费三部分组成。“十三五”规划纲要提出,到2020年基本完成国防和军队改革任务,构建能够打赢信息化战争、有效履行使命任务的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。

“这意味着,我国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,国防费投向投量的重点是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和优化规模结构。” 陈舟说,其实,很多国家这些年在武器装备方面花费不少财力。比如印度,从2008年装备采购连续5年超100亿美元, 2012年装备采购预算达153亿美元,约占国防费的42.1%,并计划在2013年至2018年至少投入800亿美元。

陈舟坦言,我国国防费配置存在预算与规划衔接不够紧密、配置方法不够先进、使用管理效益不高等问题。他表示,必须适应军队职能任务需求,深化国防费预算管理和审计制度改革,把国防费投向投量搞得更加科学。他说:“科学管理与使用既是兴国之道,也是兴军之道。”

陈舟建议,要深化预算管理改革,强化预算编制、执行、决算和绩效评价全过程管控。同时强化监督,严格按照战斗力标准花钱办事,加强基本建设、物资采购等重点领域财务监管,加大财经管理和整治力度,强化纪检、财务、审计等管理监督。

“花钱必问效,低效必问责。”陈舟表示,对于国防费的使用与管理还要强化责任、加强问责,确保每一分钱都花到战斗力的刀刃上。